您的位置:

首页 >

民生 >

苹果零售店将启用新的接待系统:安吉拉·阿伦茨革新苹果零售的又一招 >

苹果零售店将启用新的接待系统:安吉拉·阿伦茨革新苹果零售的又一招

2016-09-01 07:33:04

分类:民生

据网站报道,苹果计划为旗下零售店技术维修部门Genius Bar引入一款新的顾客接待系统。该系统将能根据一套算法自动依照技术支持的难易程度进行排序,并及时通过短信提醒等候中的客户当前已有技术人员准备就绪。该网站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拥有新接待系统后的苹果零售店将会表现得像一家利用传呼机进行排号等位的餐厅一样。苹果零售店目前等候系统基于“先到先服务”原则。但如果某个客户的问题特别复杂,导致技术支持时间超过了预期分配时间,这就有可能使得后边预约的客户无法在指定时间点获得服务。在使用新系统后,所有客户的技术问题都将记录在iPad上,新系统再利用算法根据难易程度进行排序,并智能分配预约时间。确认预约后,客户会收到短信。此时客户可以选择离开苹果零售店,去附近逛逛。当预订时间接近时,客户会再次收到提醒短信。客户回到苹果零售店后,系统还会发出第三条短信,以告知客户相关技术人员确切的空闲时间,以及在店内的具体位置。多位苹果员工认为这是苹果商店在运营上的一次突破。它也是2014年新上任的苹果零售高级副总裁安吉拉·阿伦茨(Angela Ahrendts)的一个最新举措。她于去年从奢侈品牌Burberry CEO职位上离开,选择来苹果主管零售。她上任之后,苹果店,比如苹果零售员工的衣着、苹果商店对中国市场加大了投入、苹果将在商店里卖一些类似时尚首饰如苹果手表那样的产品(相应的商店的陈饰设计会有一些变化)。苹果商店新的接待系统在美国苹果零售店的启动时间预计为3月9日开始的那个星期。

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据人民网报道,去年 9 月原定播出的本山传媒出品电视剧《爹妈满院》在播出前一晚因“题材问题”被紧急叫停开始,到去年 10 月赵本山缺席中央文艺工作座谈会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紧接着再次缺席辽宁省学习习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座谈会。直至今年 1 月 8 日下午,微博认证为“上海千杉网络技术发展有限公司”的“电视猫MoreTV”微博曝料,赵本山遭广电总局封杀:“据可靠消息,应广电总局的要求,各大视频网站会将现在所有有关赵本山的影视作品,包括主演参演的一切内容都下线处理。”言论一出,瞬间引起网友热议和海量转发。一时间,赵本山“摊上事儿了”的消息纷纷传开,并在 8 号当天达到了一个传播的高潮 (图为百度指数) 。笔者在“电视猫MoreTV”的微博页面搜索“赵本山”,能够搜索到两条结果,但是只显示了一条。搜索该微博 2015 年 1 月 8 日当天发布的全部微博,共有 4 条结果,无一条内容出现“赵本山”字样。那么该微博帐号之前发布说“可靠消息”给出的“广电总局要求”,是否确有其事?华西都市报记者进行了求证,致电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负责广播电视节目投诉的部门,一位代号为 1007 受理人员回答了该记者的提问:本山传媒随后发布声明,表示“这是一种严重侵害公司名誉、利益的违法行为”。基于以上事实,目前称之为“谣传”,并不过分。 那么,是否如本山传媒的声明中所说,是一种“违法行为”呢?早在 2000 年 12 月 28 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就通过了《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其中第四条明确规定:那么谣言究竟是如何发酵的呢?虎嗅在《赵本山作品“被下架”传言背后,所凭何据?》一文中指出,“官媒的评论最耐人寻味”,特别是《人民日报》海外版官方微信公众号“侠客岛”的一篇名为《各类谣言传满地,本山能否挺过去?》的文章。这篇文章确是批评口吻,以“谣言传满地”为背景,认为赵本山在艺术创作上“进入了一种囚笼”,质疑其“能否挺过去”。稍微查一下“侠客岛”这个公众号的相关资料,相信读者对“并无大碍”这四个字或许有一些同感。在《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4 年 6 月 6 日刊登的题为《“海外网评”再上新台阶》一文中,对“侠客岛”的创办有所提及:打开海外网,读者朋友一定会发现,首页醒目位置多了几个名字颇为有趣的栏目——“侠客岛”、“学习小组”、“港台腔”。这是海外网与人民日报海外版编辑记者合作所推出的几档原创评论栏目。人民网 2014 年 12 月 26 日题为《人民日报发力移动互联网 "侠客岛""学习小组"逆袭》的文章中这样说:其实,赵本山“被下架”的“谣言”和微信公众号上的其他“谣言”相比,简直不值一提。面对网络谣言,有一种心态是“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可以理解,毕竟“是生命的奇迹”。但是在赵本山 1998 年的小品《拜年》中,笔者看到了另一种面对谣言的心态,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各大视频网站看一下。没有下架,十分流畅。

近期,义乌出租车改制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如果仅仅改变的是出租车“准入制”或者“份子钱”高低,这件事情也不会这么炙手可热,而因为专车的日渐兴起,凡事沾边儿的新闻都得到额外关注。现阶段正是中国的专车和出租车发展冲突和融合的过程,我在闲暇学习了纽约出租车的历史,他山之石能否攻玉另当别论,我在看纽约出租车历史的时候,情绪数次跟着波动,这长达100多年的出租车历史,有奇葩、有动荡,也有让人反思的过程。最先向马车挑战的是蒸汽动力汽车马拉出租车高价、缓慢,而且制造很多污染城市的马粪,用更新的产品来替代马拉出租车成为历史的必然。1897年,12辆蒸汽动力汽车开始穿梭在纽约的街头,用于满足替代之前马拉出租车。1898年,拥有蒸汽动力汽车的公司又增加了100多辆电动汽车,遗憾的是,当时的电动汽车可不是现在的特斯拉那么招人喜欢,很多乘客乘坐完第一次之后,就不想再乘坐第二次。这个公司并未遭遇到马拉出租车司机的反抗,1907年的一场大火烧了三百多辆汽车,该公司破产。新技术替代旧产品不可能一蹴而就,虽然蒸汽动力出租车和电动出租车都“夭折”在半路,但替换的趋势一旦出现,就不会逆转。出租车成立开始就伴随着罢工现代出租车起源于一场纠纷,1907年初,一位名叫哈里·艾伦的商人与女朋友在乘坐出租马车回家的路上,0.75英里的路程被敲诈了5美元的费用之后,哈利成立了一汽车动力的出租车公司,这种模式持续了五十多年。艾伦的公司购置汽车作为出租车,给司机固定薪水,要求司机标准着装良好服务。汽车安装了计程器,除了车费之外,纽约还有向出租车司机付小费的习惯。这种体验显然远远超过经常制造马粪的马拉出租车,很快被大家所接受。 然而汽油动力的出租车公司与马拉出租车并未发生大规模暴力冲突,毕竟马车每天为纽约制造100万磅马粪,从政府到个人没人喜欢。但是新公司很快面临另外的问题,罢工。司机认为自己应该获得更好的收入,当然,事实上根据当时物价水平,当时出租车司机收入确实不错。但是,两场规模盛大的罢工接连开始。罢工有数千人参与,数次持枪械斗,艾伦雇佣了持枪“特警”保护他的出租车,但罢工者依然在各个地方向艾伦扔石头。1名保护出租车的警察被罢工者引诱到胡同里殴打致死,另外一位反对罢工者失手打死了一名路人,愤怒的罢工者把出租车推入河中。经过数次暴力冲突之后,出租车司机的薪资增加到了出租车司机满意的程度。但是艾伦的出租车公司却破产了。罪犯、女人、外来者:纽约出租车司机演变出租车司机来历的百年演化也很有趣。19世初,出租车司机中高达30%来自有犯罪前科的人员,而出租车司机本身也与“拉皮条”有千丝万缕的关系。19世纪二三十年代,很多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主要靠给乘客介绍妓女和酒吧(正是这帮人组织了规模最大的罢工)。政府成立了专门的组织来制止这种行为,这些政府人员乔装成旅客来跟出租车司机套话并获取其犯罪证据,之后就可以提出公诉来将其绳之以法。当然,这种犯罪行为随着大萧条之后对出租车数量的整顿收缩之后,有所改善,因为整顿本身就是在筛除一部分人。二战期间,很多男人被派上战场,很多女人承担了出租车司机的工作。这些年轻漂亮的女出租车成为当时纽约的一个风景。随着战后经济繁荣,女司机不再成为主流,而成为一抹亮色,一个历史阶段的配角。确实,在出租车司机这种工作时间长、安全性差的工种上,女人确实不太适合。在19世纪初到60年代,出租车司机都是纽约本地人,他们给大家的整体印象都是夸夸其谈,对纽约的大街小巷了如指掌,熟悉很多餐厅、景区,总能给乘客很多有趣的建议,以此获得更多的小费。但1970年代以后,随着“份子钱”即“承租制”之后,出租车司机从本地人渐渐成为外来者进入美国的门槛工作,在政府披露的公开信息提到,美国出租车从业者来自80多个国家,很多司机连英语都说不清楚就开车了接送乘客的出租车。这与在之前那些夸夸其谈、见多识广的出租车司机完全不同。而此前那些拥有执照的本地司机已经不需要自己开车了,把车租出去就可以获得不费收入。纽约市政府通过销售执照获利1970年代末,纽约市开始通过限制来提高出租车执照的价格。1974年是3万美金,1984年7.6万美金,2003年22万美金,(注:这是官方价格,实际交易价格远远超过这个数据。)据我近期查询到的数据,纽约出租车执照大约为80~100万美金。1996年,纽约市政府通过拍卖一批出租车执照为政府创收8500万美元,2006年,纽约市又通过拍卖执照为市政创收9080万美元。现在大家知道为什么国内出租车执照为什么这么高了吧,因为政府只要增发执照,就可以有获利。限制牌照是为了控制出租车数量,因为纽约大萧条阶段确实有一段时间出租车数量失控,这个阶段出租车数量超过3万,但失业的民众根本打不起车,而出租车司机之间为了抢活儿把车开得飞快,甚至拉帮结伙、打架斗殴。但是随着牌照价格越来越高,感觉获利需要已经超过管理需求。毕竟,过少的出租车供给意味着很多民众得失去一种出行选择。承租司机和无产阶级1980年代以后,纽约出租车跟国内出租车市场格局就很像了,一部分自营司机(司机有执照),一部分是出租车公司的司机。1979年有一个很大的改变,那就是出租车司机由之前周薪制变成了“份子钱”制度。即司机向公司缴纳份子钱,其余的收入为自己的,而之前五六十年,出租车计费方式是定薪制或者佣金制(比如42%的收入归司机所有,其余归公司。)个人执照也被控制,丢了执照就不给补。几年时间,个人出租车营业执照在出租车种占比降低了10%。随着执照总数被控制以及“份子钱”的盛行,承租司机和无产阶级的区分就出来了。拥有执照的个人司机以及不需要再开车,只要把执照租赁出去就可以获得不菲的收入。而出租车公司把更多的钱用来买通工会,使得孤独的出租车司机很难再组织像19世纪初那样的罢工。中国出租车发展历史时间比较短,其制定制度的时候应该是直接在美国19世纪70年代的基础上开始的。不过,纽约出租车管理也挺烂的,实在没什么好学习的。纽约出租车历史上的“专车”为了满足一部分高价、高服务质量,纽约市发放了6000辆黑车出租车,名字就叫Black(很熟悉是吧,Black不是Uber原创。)当时很多司机把自有出租车租赁给别人使用,自己去开更高级别的专车。2004年,Black服务达到1万辆汽车,但是,这一高级服务满足了一部分特殊需求,但并未成为大趋势,对普通出租车造成大的冲击。这同时意味着高端车辆的有效补充并不会影响出租车行业格局。书外的历史2006年之后发生的事情还没有写到书里,但无疑这段时间在出租车历史上将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比如美国的Uber与中国的滴滴快的出现了。Uber在美国最初名字有Cabs即出租车,但为了规避监管,Uber改了名字并声称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出租车公司。Uber提供了廉价的出行服务,并吸引了大量有车族加入,很多人甚至购置了很多车辆。我在美国的一位阿姨取消了买车计划,给儿子Uber充值,这样她可以看到儿子到底去了哪儿。在国内,滴滴快的走了一条与Uber不同的道路。这两家公司先从打车软件开始,先用匹配乘客和出租车的信息之后,又增加了专车业务,即通过电子平台匹配成乘客和司机,为乘客提供更多选项的出行服务,当然,滴滴快的在业务拓展方面非常快,除了专车之外,还推出公益打车快车服务以及出行拼车的顺风车服务。读一本历史书,跟着紧张、惊叹。然而每一个昨天都是今天的历史,几年之后回望今天,肯定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今天上午打开朋友圈,一条十分扎眼的全黑色内容下面被加载了上百条评论,在一不小心点赞之后更是不断收到提醒,朋友间奔走相告:微信朋友圈广告来了。虽然前阵子资本市场和行业内人士已经关注过微信即将发布的广告业务,但真的到广告业务上线这天,大伙的反响还是有点出乎意料。我在,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那么详细来看一下微信广告究竟有什么。从今天发布特性来看:1、微信广告是朋友圈Feeds信息流广告,大体的样式和Qzonefeeds以及facebook信息流类似,但也有一些区别,可能首次采用多张图片拼图的效果,更类似用户原生内容的形式。2、以一个公众号为主体发送这条内容,公众号可能不是默认关注的。3、广告在信息流里第一次展示是插入到信息流的第五条,经实际测试,如果你的朋友圈一共没有5条更新的话不会展示(这个是个好创意)。4、可以屏蔽,如果不屏蔽,这条广告可能会一直显示并随新生成的内容下沉。5、如果你参与互动,比如赞和评论,就和原生内容一样,此后你好友参与的内容(赞和评论)都会通知给你(被刷爆了)。6、广告应该会同时支持单图和组图,文字和链接(详情),详情是一个独立的H5页面可以做分享,做这个功能据可靠消息说需要额外收费。从微信第一天测试广告(那几句黑话)来看,还能够看出的问题包括:1、,从21日早晨从腾讯内部员工或部分白名单开始放量,然后灰度到深圳用户,行业用户(这里还不确定是什么次序),北京上海成都用户大面积看到广告其实是在中午,但预计今天不会对三线城市用户大面积曝光(只是明天广告的预热)。2、“他无孔不入,你无处躲藏”,说明腾讯在微信朋友圈做广告的决心,不可能出现给你个会员屏蔽广告这种形式,而且。3、“不是他可恶,而是他不懂你”,说明要根据用户的画像作深度定向,等等,这些都将成为微信对你做数据定向的一部分。4、“我们试图做些改变”,体验上微信希望广告高大上,不引起用户反弹情绪,同时根据你的画像给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在形式上,微信希望广告能传播,从用户评论赞的互动热情看,这是有一定可能的,另外传说分享功能是额外收费20%的(真是太贵了)。其他进一步通过广告主和微信团队了解到的信息:1、第一批的客户,也就是22日客户可能包括vivo、oppo、宝马、福特、克莱斯勒。汽车和数码,走头部品牌客户,但vivo和oppo与打响第一炮稍微不相称,我们继续期待其它高端品牌,比如微信自己宣称的保时捷、大众、可乐、联合利华。2、合作门槛500万起,框架合同,核心城市定向140元cpm,这个价格非常霸气,和我此前的预测也是一致的。3、内容要求,创意成为入选很重要标准,这个标准是微信领导来定的,据说选择的,不知道vivo属于哪种。4、分享,定向都额外收费。最后抛两个问题:1、今早有PR说腾讯对微信朋友圈定位一年100亿,对这个数字大大怀疑一下,如果是按照CPM收费,高价值流量是很重要的,此前有说法说平均下来40元cpm,2亿用户曝光,就算高估一些,一天900万收入,一年也就33亿,而且品牌广告主不可能支撑365天无死角投放这么高价的cpm,当然如果未来效果广告、应用分发全接入的话,做到50亿一年以上的容量是有可能的,而。2、从早期的用户热情和微信重视提案素材的情况看,微信团队非常希望朋友圈广告成为朋友圈真正的头条,群众讨论的热点,但另一方面,用户评论的热情也可能会伤害一些品牌投放效果(口碑是双刃剑),更不用说这条广告到下午的评论已经变成广告贴了,总之弹幕有风险,创意须谨慎。

潘石屹终于来了。此前数月,关于SOHO中国转型的传闻就没断过。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了,原来潘石屹也赶时髦,试图借互联网思维转型,玩一把O2O模式的办公室在线短租,包括短至一周的工位出租,选房(位)、预订、合同、支付都在网上完成。可是,如今互联网早晋升为移动互联网,无论是传统行业的酒店,还是新兴领域短租公寓,O2O早已得到验证。另一方面,从租写字楼(面积)到租工位,是降维玩法,那么潘石屹究竟在想什么呢?拿地受阻、却精于“低吸高抛”,老潘在圈里被认为是投机客,而这种“收购—包装—销售”的方式在北京嘉盛中心、上海中山广场(原长宁商业中心)屡试不爽。虽然比开发商的重资产模式取巧很多,但老潘仍然认为这种方式不够“轻资产”,于是便有了2011年那次销售人员变动。时下互联网浪潮兴趣,老潘必然尝试,用他接受采访的话说:互联网高效率、低成本,哪怕错了也要试。中小企业有很大提升空间(对比发达国家),企业分工衍变社会分工——企业的分化是必然趋势,会有越来越多中小企业、小微企业的诞生。受国家层面的支持,在工商登记制度改革后的9个月里,全国新登记市场主体达1004.7万户,其中新登记企业286.6万户,同比增长54%。(联合办公服务商WeWork估值50亿的背景是美国有超过1000万的“个体户”,以及每年14%的增长。)一方面服务新客户的边际成本趋向为零,有机会降低门槛获取更大的市场容量。另一方面价值最大化,甚至“更大化”,简单的例子就是健身会员卡,产生超过100%的收益。包括时间、空间、地点三重因素,这点在老潘接受采访时亦有提及:罗永浩租了一层,后来想退,结果刚退了没几天又要租。而不管老潘是否承认(推广文案中否定服务式办公室模式),这种灵活办公实际上是服务式办公室的基本属性,至少满足以下三类客群:同时,在每个写字楼配置一定比例面积的灵活办公场所(北京CBD几乎每个甲级写字楼中都有商务中心进驻),也有助于增加客户黏性,这点也是老潘所希望的,SOHO中国《租赁白皮书》中也有客户可以短期续租三个月的客户挽留策略。商务中心的客户在所属写字楼内扩租了几百平,或者,写字楼的客户临时在商务中心短租数月,这是很多写字楼都会发生的事情。选址考虑“公里GDP”和“服务业GDP”——后者代表的第三产业利润空间远大于其他行业。这说明服务对象即使不是高大上,也至少不是屌丝创业。按照望京SOHO官网最低报价6.5元(不含物业费)来猜测工位月租,不考虑运营支出的因素下,每个工位的月租成本在1200-1500之间(含公摊面积因素)。换作下一个启动项目光华路SOHO二期,官网报价最低租金10.08元,工位成本则是1700-2000元。

焦点访谈

最新最热的文章

更多 >

COPYRIGHT (©) 2017 Copyright ©2017 888真人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827570882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